子玖  

【带卡】得失

STK十八年:

“真的...不考虑看看吗?”纲手欲言又止,眉间满是担忧。病房内的人坐在床边,手指轻轻敲击窗沿,半晌,终于转头对纲手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再等等...”


“卡卡西,不能再等了。”纲手紧皱眉头注视着卡卡西的左眼...眶。那里原本有一颗陪伴了卡卡西十八年的眼睛,但在四战时被宇智波斑生生夺去,而眼睛的另一位主人宇智波带土也在神威空间没了音讯。现在宇智波斑被打败,写轮眼也赶在被毁掉前夺了回来。考虑着卡卡西身体的负担,纲手本想将一只普通的眼睛给卡卡西,但卡卡西却不肯接受,若是一直拖下去,眼部的组织细胞坏死,再动手术可就难了。


好吧,既然不肯要别的眼睛,那就把原来那只写轮眼安回去。纲手是这么想的,可卡卡西只是一直说着“再等等、等等”也没有拒绝。等下去眼睛就真的会废了,所以纲手发了老大的脾气,卡卡西也只是用手轻抚着缠着绷带的左眼默不作声。


“卡卡西...”


“如果要手术,还得等多久?”


纲手的话被卡卡西打断,她吃惊望着卡卡西:“两天后就可以...可你要的眼...”


“写轮眼。带土给我的那一只。”卡卡西说着,转头看向窗外。


终是没有再说什么,纲手太息着去安排两天后的手术。卡卡西注视着天空,眼神有些落寂。


------------------------------------分割


“卡卡西老师,接下来几天你要好好休养,等眼睛的又一次磨合期过了,就可以拆绷带了。”小樱调整好卡卡西背后的枕头说,鸣人和佐助也都来了。


“卡卡西老师你要快一点好起来哦!我们第七班终于团聚了!你可不能一直在病床上待着!”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有变态般的恢复力啊?病人就该好好在病床上待着。”


“诶?佐助你说谁是变态?”


“谁答话说谁。”


“什么!佐助你个...”


......


“别吵了!”小樱狠狠一拳敲在鸣人头上,“卡卡西老师需要安静休养!安——静——”


看着三个弟子的“有爱”互动,卡卡西噗哧一下笑出声,看见老师心情转好,鸣人更加激动活跃着气氛,多久了,上一次第七班处在这种氛围都是在三年前了,三年,足够这几个孩子成长为坚毅强大的人了。


“嘛嘛!请老师吃一次盐少茄子吧,”卡卡西说,“有些怀念那味道了呢。”


“喂!你才三十岁,不过是个大叔,怎么语气像老头子。”佐助挑眉说道。


“什么嘛佐助!我能理解卡卡西老师的心情,我有时也想吃一乐拉面但不方便。”鸣人摸摸下巴激动说,“不如我们去买盐烧茄子吧!提前为卡卡西老师出院庆祝!小樱,没问题吧?”


“啊?少吃一点没有关系...”


“那就走吧!”


鸣人拉着小樱和佐助就往外冲,卡卡西微笑着注视他们离开,在出门那一刻,佐助回头凝视了一下卡卡西露出的深邃的右眼,然后转头不再回视。


-------------------分割线


“诶?真...真的会吗?”


“不知道!回去看看!”


“可是...”


“有闲心问不如专心赶路。”


七班三个学生飞快向卡卡西所在的病房奔去,就在几分钟前,他们刚买了吃食就碰上出来视察的纲手,听说卡卡西一个人在病房便着急将三个人哄了回去。三个人刚刚到病房,就看见卡卡西站在窗前,身边是扭曲的漩涡纹路。


“卡卡西老师!”鸣人和小樱大声喊道,卡卡西转过头,看清来者后露出了温和的笑颜。那只刚被移植的写轮眼的勾玉转动着,流出了鲜红的血泪。


“再见。”清楚听见这一告别,然后病房没了卡卡西的踪迹,只有掀开的病床被单显示他曾在这里。


纲手也终于赶到,看见病房内的场景,张嘴想说些什么,终是无奈叹息,倚着静音扶上来的手轻轻说:“去吩咐将旗木卡卡西的名字刻在慰灵碑上,就在宇智波带土旁边。”之后不顾鸣人的大声嚷嚷转身离去。


------------------分割线


灰败死寂的神威空间内,一眼望去尽是单调的沉默立体方块,永无光线却依旧能视,这是独立于现实的另一位面,想出入这里只有两把“钥匙”,掌握着其中一把“钥匙”的卡卡西出现在了空间内,血液不断从左眼处留下,为灰色的大地沾染上一抹艳红。疼痛,烧灼着神经。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吧...


拖着虚弱的身子走在空间内,利用眼睛微弱的感应寻找,卡卡西终于在一块巨大立体方石前看见了宇智波带土,毫无生气的带土,想死了一样的带土...


真是的...这下连右眼也要流泪了...


“卡卡西你又跑来做什么。”


卡卡西一愣,原本要留下的眼泪硬生生收住,用轻快仿佛旧人谈论天气好坏的语气说:“嘛~来看看你死了没。”


“诶?是吗?”带土仍旧坐在地上低垂着头,猛烈咳嗽了几声,惊得卡卡西的心生疼,“我真的要死了...你没必要跑来。这儿...什么都没有...”


“你在这里呀!”卡卡西开玩笑地说。“现在我也在这里。”


带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地说:“随你...”


见带土默不作声,卡卡西便走近,挨着带土靠在立体方石前。卡卡西瞥过带土刚才因角度未曾看清的脸,眼睛突然瞪大,他看见,两个黑黑的眼眶,没有眼珠。


“干嘛盯着我看,我脸脏啊。”带土说。


“你怎么知道我在看...”卡卡西突然收住话,那样说不就相当于在问带土双眼都瞎了吗。


带土轻笑一声:“感觉到的。”


“是吗?”卡卡西的声音依旧轻快,可表情却是木然呆板,眼里露出像是玻璃碎了般的痛心。他伸手握住带土的手,感觉到带土身子一僵,又放松下来。


“带土啊,为什么这里这么黑?”


“我怎么知道。”


“这不是你当初开辟的空间吗?怎么就不弄些星星呢?”


“情况紧,谁会花闲工夫弄这些。”


带土将手抽出,卡卡西颤动了一下,抬头望着漆黑的上空。然后,他感觉到有东西从后面绕过自己的腰,将自己搂住靠在带土身上。卡卡西笑了,勾着嘴角,眼神也缓和下来,放任身子软软倚在带土身上。


“你就不打算重新装修一下嘛?”


“嗯...好啊。把它设计好看些。”


“你别,让我来。”


“诶?为什么?”


“你的欣赏水平不敢恭维。”


“哈?”


“从面具就看得出。”


“卡卡西...”


’嗯嗯。“


............



2014-08-03 热度-16 带卡
转载自: STK十八年

评论

热度(16)

  1. 子玖STK十八年 转载了此文字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