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玖  

【带卡】灵魂引力

药盒:

*前段时间想的梗,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就算被AB虐的彻底趴下了,我也还想挣扎的爱他们一下。


*文笔渣_(:з」∠)_,祝大家七夕快乐!






1.




又来了。


又是这些梦。




卡卡西睁开眼,一手撑着床,勉强直起身。他重重地喘着气,浑身发热,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


他的另一只手一直捂着左眼,那里剧烈的疼痛着,甚至能感觉到眼皮下的眼珠,在不受控制的转动,让他产生会瞎掉的错觉。


是的,每次梦境之后,卡卡西总有或长或短的时间无法正常使用这只眼睛。即使勉强睁开,也只看见周围一片由血丝织成的猩红,连带着黑色的眼珠看起来都像是红的,简直跟宇智波一族所特有的写轮眼一样。


卡卡西撑着床的手紧紧地揪着被子,似乎只有疼痛才能缓解疼痛,他捂着左眼的手掌用力往下按着。那只眼睛又干又涩,明明很痛,却一点儿生理的眼泪都分泌不出。




噩梦已经重复了好几年,如同幽魂一样,不知何时会来缠着他。而无法抓住它来处的卡卡西,只能任其宰割。它出现的频率时高时低,毫无规律,而所带来的,表现在现实里的卡卡西身上的,生理和心理的反应也有轻重之分。


正因为如此,卡卡西不太记得做这些梦的时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但是有三次,也许是因为反应最为痛楚,发生的时间他记得一清二楚。




第一次就是卡卡西最初的那场梦境,是他十二岁的那年,在他刚当上上忍的第二天晚上。恢复了意识时,卡卡西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木叶医院的病床上,父亲朔茂在一旁担忧地守着他。而朔茂送给他的,名唤“白牙”的查克拉刀,等他出院回到家后,才知道也在那晚莫名地摔在地上,碎裂成了两截。


第二次是在一年后他去雾隐村执行任务的时候。事实上当他踏进水之国的时候,就有种微妙的熟悉感传上来,越靠近目的地,就越强烈。但是这种熟悉感并不亲切,还相当的不舒服,让卡卡西产生了迫切离开的欲望。但是在此之前,他从未来过雾隐村,对其的了解仅仅是资料,与去过的同伴的口中。


而第三次,他像往常一样执行完暗部任务回家,若要说有什么不寻常的,就是那天的傍晚,厚重的云彩格外的红,如同红色狐狸巨大的不知多少根的尾巴铺满天空。而之后升起的月亮也如同一只红色的眼睛,笼罩了整个木叶,让人觉得似乎昭示着不详。卡卡西只在他从梦境里缓过来后,在闲谈中听说,四代目的儿子在那天出生了。




这几次都致使卡卡西一周甚至更长时间,无法正常进行训练和执行任务,恍恍惚惚分不清真实和虚幻,轻微的响动都能引起他的敌意。他不敢陷入睡眠之中,仿佛只要他闭上眼,梦境里的不知名的东西就会立刻悄无声息地,将他包裹在阴影之中,然后拉着他,跌入无垠的黑暗……


但是这种痛苦虽然如同在炼狱中被烈火灼烧般深刻,但无一例外,卡卡西都不记得梦境的内容。无论他如何努力的试图去牢记梦里变幻的场景,以及场景里那些人的脸,想要去破解这长久噩梦的根源,在清醒的那一刻都被尽数剥离。只有绝望、痛苦、恐惧……无数的负面情绪,还异常清晰执着地缠在他身上。


这样的噩梦,大概是没有尽头了。




其实这次的反应并不特别严重,但等卡卡西慢慢平复下来,衣服也已经湿了又干,冷冰冰地贴在他的身上。身体的热度也连同最后一丝血色散尽,本来就白的皮肤更加白的如同一张薄纸了。


他拨了拨粘在额头和脸颊的头发,蹭下床拿了干净的衣服去换洗,书桌上闹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五点。




卡卡西走出自己的房间,在路过朔茂的房间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朔茂在前几天接受了一个任务,大约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幸好父亲不在,他想。


也许是因为时间长了,他都快接受这种时不时的折磨。而朔茂总是比他还担心,每到夜晚,就更加的关注卡卡西的动静。一点细微的响动,都无法瞒过这位出色的忍者。


连“三忍”的纲手和大蛇丸都无法找到原因治疗的病,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而且卡卡西觉得,这大概也不是病,一定有什么别的原因,别的也许不可思议的原因。




夏季的天亮的很早,也很快。


等卡卡西磨蹭的洗完澡出来,站在窗户边上用毛巾搓着湿漉漉的头发时,太阳已经隐隐约约地露出了边角。擦了半干后,他将毛巾扔在椅背上,套上了暗部的制服。


已经快到集合时间了。


卡卡西以前的队友前段时间退出了暗部,四代目又给他安排了一个新的队友。四代目波风水门,卡卡西是非常尊敬的。在看到四代目的第一眼,就有种和雾影村正相反的,亲切的熟悉感。波风带的班比他早了一届,这点还令他可惜了一段时间。


自己也总是对一些人和事产生奇奇怪怪的,或好或坏的熟悉感啊。卡卡西一边想着,一边将睡前准备好的任务必需品又清点了一次。




当卡卡西站在村外的集合地的某棵大树上时,阳光已经将残余的薄雾驱散了。木叶的忍者也好,平民也好,都如往常一样在火影岩的四位火影雕像的凝视下,开始新的一天。


他的新队友还没有来,卡卡西靠在树干上,细致地观察起四周。


又等了近一刻钟,集合的事件已经过了,卡卡西有些不耐烦起来。如果不是十分尊敬信任四代目,卡卡西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安排错了任务时间。第一次遇见会迟到的队友啊,何况还是和新队友第一次执行任务。




几分钟后,他看见不远处有一个黑发青年正在慌慌张张,匆匆忙忙地向这个方向跑来。青年穿着暗部的制服,戴着狐狸面具,背后的长刀挂的歪歪斜斜的,随着跑动摇摇欲坠。根本不藏匿自己的行踪,大大咧咧的是个人都看得见。


这大概就是自己的新队友了,不仅迟到,连行为举止看起来都不怎么靠谱啊,卡卡西想。




青年很快跑到了集合地,在停下来后,倒是立刻看向了卡卡西所呆的那棵树。


嘛,观察力还可以。




“对不起对不起,我今天出门的时候路上看见个老人家需要帮忙,所以来迟了。”青年似乎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解释着,抬头看向卡卡西。


然后两人的视线一上一下,透过树叶的空隙,交错在一起。戴着面具,彼此只能看见对方的眼睛。青年的眼睛是黑亮的,如同他的声音一样活泼。


卡卡西一愣,熟悉感又在瞬间涌了上来。




青年大约是看他不说话,停了一会,又继续说:“你可以叫我阿飞!”


熟悉感更加强烈了。


和对雾影村的排斥感不同,和对四代目的亲切感不同,更不是对其他任何人和事的,奇奇怪怪的熟悉感。




是什么?


卡卡西不自觉地攥紧微微颤栗的手指,他几乎都觉得,这种熟悉感,是从灵魂最深处,连他自己都无法触及的地方,传上来的。




tbc




*足以影响未来变动的事件都未发生的世界。


*bug多,比如暗部小队应该是4-5人组,可我只想写两人的傻白甜,所以哎嘿 (*-`ω´-)不造能不能写完,其实我觉得这里就已经是HE,可以结局了_(:з」∠)_



2014-08-02 热度-69 带卡
转载自: 药盒  

评论

热度(69)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