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玖  

【带卡】短篇

无歌之泣:

新人渣渣来发文……表示被漫画虐到QAQ


土哥,走好。。。


818.   真是个好数字。。。


 


听到了什么?


 


百千生灵死亡之前的挣扎、哭喊,抱怨着,恐惧着,仇恨着。


 


他感到头部一阵钝痛,仿佛将要崩裂。


 


无数仇恨的哭喊,撕心裂肺,声嘶力竭,在他头中回荡,似乎想寻找出路,又似乎要撞开大脑。


 


他知道,这是“罚”。用被自己害死的人的怨灵来惩罚自己,不留任何余地。


 


这是他的过错,不可原谅。纵使他重拾了从前的信念,找回了曾经的梦想,看见了新生的希望。


 


改邪归正,不意味着会被原谅,更何况是他这种罪大恶极之人。


 


他似乎,注定了不会理解,从前,现在,再到以后。


 


没人会理解的,他想,哪怕是卡卡西。


 


他谁也不是,不是那个天真的哭包宇智波带土,不是装疯卖傻的阿飞,更不是宇智波斑。他也许是宇智波带土,但早就脱离了卡卡西记忆中的“英雄”,眉眼不似当年,性格更是南辕北辙。


 


“琳”是一个借口,她是自己儿时梦的缩影,早就陨落在13岁的血色噩境里,根本不是现在自己的一切。无限月读是了为她吗?也许是的,但就算所有人陷入梦境,作为术的发起者,他也会清楚地知道,一切的虚假。


 


月之眼的理由,他记得模糊又清楚,但这不过是自己这么多年活下去的一种依托。


 


每一刻,他清楚自己醒着,却又觉得仿佛沉睡于梦中。


 


现实即地狱。他不知道斑是怎么感叹这一句的,但他清醒地明白,生不如死的感觉。


 


这一切,宛若惘世,他深陷其中,无可逃脱。


 


他不知道为什么卡卡西希望自己活着,但他明了自己活不长久。


 


有人说,往事如云似雾,散了就散了。


 


可就是放不下。他,和卡卡西。


 


也或许就是这样,他们才适合陪伴对方。


但又怎样,适合又不是一定可以。


 


被骨刺贯穿后记忆空白的时间,宇智波带土好像看到了琳。


 


记忆中的少女温和地笑着,逆着光,是一片空白的空间里唯一的,明艳的色彩。


 


琳说,我一直看着你啊,带土。


 


不知为何,他想起了卡卡西。


 


他又一次,丢下了这个故作坚强的人。


 


他又一次,把他孤独痛苦地留在世上,独自一人追悼逝去的悲恸。


 


啊,没关系。他安慰着自己,如果他继续活下去的话,一定会建立起新的羁绊,一定可以带给他快乐吧,一定可以冲淡他的悲伤吧。


 


笨卡卡,你要活下去啊,我在看着你呢。


 

评论

热度(8)

  1. 子玖无歌之泣 转载了此文字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