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玖  

【OP短打】魚刺〈魯夫X羅〉

冷茶爵士:

←本來在噗浪上隨手亂寫的短文,雖然只是一個小梗,還是忍不住撲了2千字~~(捧頰)
希望大家會喜歡,順便跟有興趣的人募徵下一題短打題目ˇˇˇˇˇˇ








魚刺


 


他看著托拉男的手,靈巧的剝開細白的魚肉,一根根細細的撿出刺來,咕嚕嚕嚕~肚子又開始餓了,發出響亮的聲音。


 


「托拉男!~什麼時候才可以吃啊!」用力的抹掉嘴邊的口水,魯夫兩眼放光的盯著羅捧在手上的魚,看起來真是恨不得馬上把他們一口吞了。


 


這句話很自然的招來羅不太高興的一瞪,停下手上的功夫,冷淡的回一句:
「你想吃還早的很,有點耐心吧,草帽屋。」


 


「可是我真的好餓啊!」遭到拒絕後,魯夫的臉整個垮了下來,揉著自己飢腸轆轆的肚子,表情委屈的要命。


 


「不能就這樣直接吃嗎?」魯夫不這麼問還好,一開口,氣的羅又是一記眼刀扔過去。


 


「還敢說的這麼大聲!剛才不就是你太狼吞虎嚥,差點被魚刺給鯁死的嗎?」原來在稍早之前,香吉士煮了一大堆下午大家釣上來的魚,魯夫吃的太急,一口把整條魚都給吞了,卻沒想到這種魚的魚刺特別硬,硬是嚥不下去,差點把他鯁的喘不過氣來。


 


「嘿嘿嘿~沒辦法呀,香吉作的菜,實在太好吃了嘛!」鬧的大家驚慌失措的罪魁禍首,還是一點羞恥心也沒有,得意洋洋的這麼說著,顯然即便被魚刺鯁的差點嗝屁,對他來說,也算不上什麼事兒。


 


「沒鬧出什麼問題純粹是你運氣好,真是的。」一邊碎碎念著魯夫,一邊繼續剝著魚肉,羅是喜歡吃魚的,挑魚刺對他來說也是很簡單的事,沒個兩三下,已經剝好了三四隻魚。


 


「托拉男不是幫我把刺拿出來了嗎?!我不擔心。」魯夫笑嘻嘻的這麼說著,舔了舔嘴唇,垂涎的盯著羅剝好以後放在一旁等涼的魚肉。


 


聽到他這麼說,羅簡直無語,真是不曉得像這樣神經大條的人,怎麼能活到現在的,吃一條魚都會被魚刺噎到,跟著這樣不靠譜的船長,船員都不會覺得心酸嗎?


 


「好了嗎?托拉男!……好了沒有?我好餓啊!」魯夫的眼睛一直盯著羅放在一旁的那幾條小魚,脖子已經在不知不覺中伸長了,口水也沿著他的嘴角不斷的滴下來。


 


「不行。」輕輕一個手刀劈下來,疼的魯夫一下子縮回脖子,齜牙裂嘴的揉著肩膀。


 


「等我全部剝完才行,這種魚的刺很多,不能一口吞下去,你給我慢慢吃!」


 


「啊?~好麻煩啊!為什麼不能直接吃呢?」魯夫不耐煩的抱怨著,眼睛一直瞄羅手上的那塊魚,肚子又不識時務的發出響亮的咕嚕聲!整個人又扭得更加躁動不安了。


 


「不管啦!我要吃,托拉男!讓我吃嘛!~」


 


「喂!草帽屋!你想幹嘛啊!喂!……」羅還真沒想到,魯夫餓極時什麼事都能做得出來,居然猛地衝上去把他撞倒在地上,趁這個機會一口吞掉桌上所有剝好的魚。


 


「好吃、好好吃啊!托拉男!這魚真是好吃呢!」開心的舔著嘴角的魯夫,嘴角帶著燦爛的笑容,完全無視底下羅的錯愕,逕自說道:


 


「但我還是覺得好餓啊!托拉男……還有沒有吃的啊?」


 


「你這傢伙……魚全都被你吃了,還好意思說!」魯夫這一口豪邁的把羅的那一份魚也全給吃了,讓羅除了氣憤之外,還真是不曉得該說什麼。


 


「真的沒有了嗎?托拉男……」草帽團的船長眨巴著無辜的眼睛,看著羅,後者完全不領情的撇過頭去,冷哼了一聲。


 


「連一點渣渣都沒有了,你死心吧!」


 


「欸?~」魯夫很失望的嚷嚷著,露出委屈的神情,娜無辜的眼神幾乎讓羅覺得自己好像變成壞人了……該死的,怎麼會有這種錯覺?


 


「啊!……那只好這樣子啦!托拉男……」在羅恍惚的一兩秒鐘間,魯夫忽然說出了這句話,他還沒反應過來,對方已經拉著他的手,一口直接含了進去!舔舐手指上沾到的魚肉汁液。


 


「草、草帽屋!……」羅這下可被嚇得不輕!下意識就是想把自己的手縮回來,卻不知魯夫哪來的這麼大力氣,把他整個人壓在地上,完全動彈不得。


 


「嗯……唔……好、好好吃喔!托拉男的手指上有魚肉的味道呢,真好吃啊……」他就這樣肆意妄為的舔舐著羅的手指,從指尖一直舔到指背上黑色的刺青,舔得他的指尖沾滿了透亮的唾液,從昏暗的燈光下看來,居然還有幾分色情的氣氛。


 


「草帽屋,你夠了,從我身上下去,不要這麼胡來!」


 


事情發生的太快了,羅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下意識的就是要把人從自己身上推下去,可惜的是,他低估了魯夫的纏功,手腳並用纏了他七八圈,堪稱到誇張的程度。


 


「托拉男為什麼要生氣?魚肉真的很好吃啊!」魯夫好像聽不懂他說的話,只是自故自的用力點頭,貼在羅身上用力摩蹭,以近乎是快樂的語調說道:


 


「托拉男身上的味道聞起來也好好吃喔,抱起來真是舒服,我才不要放手呢!」


 


「你這傢伙說這什麼渾話!……把我的那一份魚都給吃掉了,我怎麼知道好不好吃?」聽到魯夫說的這些話,真的是會讓人氣到脫力,羅已經連反駁的話都不想講了,長嘆一口氣道:


 


「我不想跟你計較這個,玩夠了就給我下來,我就不生你的氣了。」


 


聽完這話,魯夫轉過頭,漆黑的眼睛盯著羅,不到一秒的時間,很突兀的冒出一句:


 


「對喔,托拉男還沒有吃呢,真可惜,香吉明明做的這麼好吃的說~」


 


羅張嘴,本想要開口譏諷對方幾句,卻沒想到在這一瞬間,魯夫便以閃電般的速度低頭,吻住了他的嘴唇!


 


「唔!……」被這突來的舉動嚇到的羅,下意識的張開嘴唇,卻反而引的入侵者的舌尖順利的大舉入侵自己的口腔,夾帶著濃烈奶香的魚肉味道,也跟著一起進來,充滿了他的唇齒之間。


 


「等、等一下……呼、呼啊……唔……」被這突如其來的吻搞的腦筋打結的羅,使勁的想要推開魯夫,後者卻跟著越纏越緊,伸長了舌頭糾纏著他的舌尖,來回刷過編排的齒面、吸吮他的嘴唇,發出了極為色情的滋滋水聲……


 


羅只覺得自己肺裡的空氣,都快要被魯夫吸乾了,努力的想要張嘴多吸一點氣,灼燙的感覺卻從肺部一直延燒至大腦,讓他難以思考,現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呼、呼、呼、呼……」過了好一會兒,魯夫才放開了他,羅第一時間只想到喘氣,根本都顧不上要推開身上這可惡的傢伙了,喘了十數秒後,好不容易才緩過勁來。


 


「這樣子托拉男也嚐到了,魚肉的味道喔!~是不是真的很好吃啊?」看著氣喘吁吁、雙頰飛紅的囉,魯夫伸手按了按頭上快要掉下來的草帽,臉上扯出一抹大大的微笑,燦爛的幾乎能閃瞎人的眼睛。


 


「你!……」一句話硬是卡在喉嚨裡,說不出來……羅只覺得自己沒有被氣的心臟病發,實在是運氣,真不曉得自己心裡到底是怒氣多一些、還是羞憤多一些。


 


「唉呀,托拉男又生氣了,不喜歡嗎?」魯夫睜大了眼睛,歪著頭,由上而下的看著羅,那樣純潔的視線,簡直像是能刺進人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一樣……羅的眼睛瞬間收縮了一下,隨即撇過頭去,緊咬著嘴唇,不發一語。


 


又來了,每次想要責罵魯夫的時候,都會被他這樣的視線給懾住,像是心頭被一根軟刺扎了一下那樣,想發脾氣也發不起來……說起來,真的是沒有藥救了。


 


「不要生氣嘛!托拉男。」像是察覺到了羅心中激烈衝突的感情一般,魯夫伸出了手,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而後愉悅的說道:


 


「雖然啊!我覺得魚肉很好吃,但是啊……果然還是最喜歡托拉男的味道呢!」


 


「真的喔!托拉男的味道跟魚的味道比起來,好吃上一百倍呢!怎麼吃都吃不夠喔!」


在羅錯愕的目光中,魯夫開心的舔著自己的嘴角,若無其事的說出了勁爆無比的話:


 


「我還可以繼續吃嗎?托拉男。」


 


「你、你!……喂!草帽屋,等一下!唔……」下一秒,唇又再度被堵上。


 


「嘿嘿嘿~~我就知道托拉男最好了!那我要繼續吃了喔!~~」


 


話說完後,便開始了愉悅的開動時間……一直到晚餐時間,眾人才又見到春風滿面的草帽團船長,跟臉色黑的堪比鍋底的紅心團船長。


 


沒人敢問發生了怎麼回事,大家對此都心照不宣,對於這件由魚刺引起的小小風波絕口不提。


 


反正這也不是什麼需要擔心的問題,哪怕羅今天擺出了多麼生人勿近的臉色,晚餐時見到魯夫第一百零一次被魚刺鯁到,還是會忍不住出手幫忙的。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孽緣吧。

















评论

热度(46)

  1. 子玖冷茶爵士 转载了此文字
  2. 子玖冷茶爵士 转载了此文字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