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玖  

爱与欲望的每一天 01

蝎尾:

*ABO,设定有改动和添加


*鸣佐(隐藏柱斑














01


宇智波泉奈上车的时候宇智波斑有些烦躁地在摆弄触屏手机,宇智波组的二号人物上了车之后跟司机说了句话,深灰色的加长轿车就开走了。他上车之后斑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他来了,就继续把触屏按得啪啪响。泉奈反倒好像心情愉快,一边看着车窗外车水马龙一边语调轻快:“哥哥,你还记得那个跟我们合作的‘地下研究学者’吗?”


“嗯?”斑有点心不在焉,只来得及用像往常一样哄小孩的口气算是回应了他弟弟。


“我今天去他研究室找他,”明白他哥哥正在忙,泉奈也不计较,自己继续说起来,“你知道被我发现什么了吗?他在私下研发抑制信息素的药。”


宇智波斑按着手机的手指震了一下。


“然后啊我逼问他他才终于跟我坦白,说他这种药已经证实可以成功抑制信息素来让其他人无法发现一个人是α或者Ω唉,就是说如果一个α长期服用他做的药,他的信息素只要不爆发就会看起来像个β一样,”泉奈好像对这个话题感觉十分有趣,他看着车窗外一只手搭在车窗上,眼神跳跃着,“不过他说,到目前为止用他的药的都是Ω。”


宇智波斑把手机屏幕按灭了,他偏了偏头,眯眯眼睛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泉奈。泉奈也把头转过来,带着点笑看着他哥哥。


“哥哥,你说他的药都给谁用了?”


 


 


灰色的轿车停在河边的坡道上,这里已经被四五辆搞得河岸休闲气氛全无,宇智波斑和泉奈下了车,旁边站着的几个穿黑衣服的人都冲他们两个弯腰行礼。斑和泉奈径直下到河堤下面来到桥墩底下,越靠近穿着黑西装的形形色色的人围得越多,一个个见到斑和泉奈都毕恭毕敬地弯腰喊一声大哥好。斑点了点头,泉奈先拨开人群找到了宇智波鼬。宇智波鼬看到家族里当家的两个人现身,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他手里拎着的人丢到了两个当家的面前。宇智波斑向下看,金发的毛头小子被绑住了手脚,一屁股摔在地上像偷鸡被抓的小狐狸一样挣扎。“放开我啦!干嘛绑着我、我又没错……你们这些人全都是坏蛋!等我老爸他们来了你们就——”


宇智波斑眯着眼睛看着他在草地上乱动的时候隐约露出来伤风败俗的没拉好拉链的裤头,他皱了皱眉,发现他身上确实还散发出了还不能好好控制的激动强烈的α信息素。斑立即有些生理性不适,一脸严肃地看了眼宇智波鼬,对方没等他开口就主动交代了:“佐助在那边。……现在应该可以过去了。”


泉奈乐不可支地看着漩涡家的小鬼头在地上翻来滚去叽里呱啦讲不停的德行,好笑得恨不得拿根狗尾巴草去逗他,见他哥哥往桥墩底下走过去,他就立即不理会被抓住的小狐狸跟了过去。“鼬为什么不过来?他不是一直很宠他弟弟?”


斑看了跟屁虫一样的二当家一眼,难得不是对他宠溺过头而是严肃地叹了口气:“你最好也别过去。”


宇智波泉奈就一头雾水地被丢在那里了,在斑拐到桥墩另一侧消失在视野里时,宇智波鼬走过来拍了拍他表叔的肩。


 


 


宇智波斑还没绕到桥墩这侧就已经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信息素,和发情特有的气味。他把眉头皱得更紧了一点,很明显没法自己控制住庞大的信息素扩散,应该是第一次发情,斑靠近了蜷缩在桥墩底下差点跟杂草丛融为一体的宇智波佐助,他已经勉强替自己穿好了衣服,虽然他本来端正整洁的衬衫和深蓝的西装被弄得脏兮兮的都是皱纹,好像还沾上了可疑的什么液体。所以尽管他看起来尽量显得他什么事也没碰上,衣衫褴褛的宇智波的小少爷还是看起来十分狼狈,更不要说他还在无法克制地泄露着他对这附近可能存在的陌生α来说无比诱人的Ω信息素了。斑被这个气味弄得有点呼吸困难,他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裤兜里,不过他现在应该倒是不怕会被什么陌生的α盯上了,斑想。


他走到离佐助足够近的地方,皮鞋踏过杂草的声音已经让蜷缩在那里的少年察觉了他的到来,尚未长大的肩膀不禁颤抖起来,斑往下瞥了这个在惧怕着他的同族少年几眼,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丢给了他。


“站得起来吗?先去车上。”


 


 


回去的车换成了宇智波泉奈当一回司机,宇智波斑坐在副驾驶,后座坐着宇智波鼬和还低着头缩在座位上的宇智波佐助。斑按了一会手机之后抬眼从后视镜里边看了看一副紧张的后座两兄弟,倒是好像挺轻松地开了口:“给你三分钟,鼬,解释一下。”


鼬刚开口,一直表现得十分低沉的佐助却率先抢了话过去,声音还带着沙哑。


“……是我不想被人知道求大蛇丸让我长期服药……这件事跟我哥和我爸妈没关系!”


斑转了一下手机:“就是说你父母也知道。对吗?鼬。”


后座的两个人哑口无言,紧张得大气不敢出,鼬默默地把佐助往自己身上揽了揽,而还在微微发抖的少年把头低得更低了。泉奈一边开着车一边哼起了歌,刚刚他还对刚发完情的佐助饶有兴趣的,现在好像已经完全不受他的信息素影响,斑从后视镜里看着后边两个小辈,宇智波佐助比天生自尊心就特别高的宇智波家族其他人还要骄傲那么一点,更何况他一直被当做是宇智波的下一任当家接班人来期望的,也难怪他的直系亲属和他自己都要隐藏他是Ω的事实。斑一手靠在车窗上撑着下巴,那个药副作用很大付出的代价也是很痛苦的,他轻轻叹了口气,没有显示出要对后边的两兄弟和他们家人做什么事的样子。车开到占地面积过于宽敞的大宅子门口,宇智波斑把手机放回上衣口袋里打开车门。


“至少那小狐狸崽子抓回来了,进屋再说。”


 


 


盘腿坐在会客大厅的榻榻米上,宇智波家的一干人等都还穿着在外边才穿的西装,被五花大绑的漩涡鸣人让人拎着丢到了宇智波几个干部面前,嘴里嗷嗷地跌了个狗吃屎。坐在边上的角落里的宇智波佐助回到这里之后已经先去清洗换了身有些宽松的浴衣,坐在他哥哥和父母旁边低着头,见到被丢进来的漩涡鸣人,他还是忍不住抬了抬头皱着眉看了他两眼。宇智波斑眯着眼睛观察了他们几个半天,饶有兴致地撑着下巴,终于作为当家人开了口。


“选吧,漩涡的毛头小崽子,是死在我们这里呢,还是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宇智波家的人了。”


“……呃,啊?”


漩涡鸣人蔫在地上挣扎不动了,傻了眼地看着宇智波的大当家,而刚刚还一脸阴沉的宇智波佐助,也露出了难以相信的复杂表情。


 


 




 










TBC

2014-08-02 热度-454 鸣佐柱斑
转载自: 蝎尾  

评论

热度(454)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