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玖  

【带卡】子时

STK十八年:

说好的事要做到






----------------------------------------------


“今天想走吗?”穿着带帽黑袍,将帽子拉底到只看得见嘴和下巴,手持巨大镰刀的男人问。


将窗户拉得紧密的阴暗的屋内有一张大床,上面铺着洁白的床单和被子,被子下盖着一个人。听见男人的声音,床上的人动了动,将头探出被子,露出苍白的脸和带着疲惫的眼睛,轻声说:“不了....”


“你该走了。”黑袍男人拿着镰刀在屋内四处走动翻找,在一个储物柜内找到了一包薯片,扯开包装吃起来。


床上的男人叫旗木卡卡西,他早已病疾缠身,本该在一个月前死去,但死神,也就是黑袍男人却说他有强烈的执念,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便给了他额外苟活的时间。


“你在吃东西....”卡卡西虚弱的说。


“是的。虽然我不会饿,但这样站着很无聊。”死神咔吧咔吧将薯片咬得很大声,像是在向无法吃食这些的卡卡西炫耀。卡卡西没有说话,闭上眼睛继续睡。屋内,就只有薯片被嚼碎的声音,反而让人觉得很安静。


一袋薯片很快吃完,死神在屋内没有找到其他消遣的东西,便走到床边,伸出修长漂亮的手,把玩起卡卡西天生的银白头发。


“今天那几个吵闹的小鬼来过了吗?”


“来过。”卡卡西费力的回答,他虚弱到说话都有些困难。


“他们不是你在等的人吗?”


“不是。”


“那你在等谁?他会来吗?”


“会的...”


卡卡西说话虽得费力气,但他还是尽力回答死神的问题,这样便可以晚一点离开。


“可我从未曾看见他。”


“....”卡卡西沉默了,这额外的一个月弥留,除了他的几个学生和几个哥们儿,没有任何人来看望他。当然,死神不在之内,他又不是人。


“你今天必须得走了,”死神玩腻了头发,又戳戳卡卡西的脸,因为卡卡西本是已死之人,他额外给他一段时间,所以他能碰到卡卡西,“今天是最后期限,再不走你的灵魂就会消散,没有机会转生,彻底消失。”


卡卡西想了一会儿,吃力地说:“嗯,谢谢。但我想再等一等。”



“那我今晚子时再来。”死神没有想明白卡卡西为什么要感谢他,但还是很快离开了,这个城市还有许多人等着他带他们离开。




时间一点点流逝,转眼已到亥时,死神又出现在屋内。卡卡西似乎知道死神来了,将被子裹紧了一点。



“你该走了。”


“还未到子时。”


“啧!”死神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上面守着卡卡西。


半个时辰后,死神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你等的人不回来了!我们走吧!”


但卡卡西只是缩紧被子,未曾答话。


死神一下子站起来,一个月来卡卡西还未曾用这种态度对他。“不会有人来了!你何必这么执着!”


卡卡西却将头埋进被子里,不理会死神的话语,死神气得咬牙切齿,在屋内踱来踱去,然后突然站住,对卡卡西说:“你就等吧!我不会提醒你的!你就等到灵魂化为灰烬彻底消失吧!”然后死神又坐回椅子。


还差一刻到子时,卡卡西费力坐起靠在床上,死神冷冷看着他。然后卡卡西开口说话:“你知道吗?这一个月来我总在自责,自责没能保护好同伴,自责没能信守诺言,自责...自责自己懦弱不敢追求真爱,最后旁观心爱之人死去....”


卡卡西滔滔不绝说起来,每说一个字,死神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是悲哀,又像是痛惜。但他自从成为死神,便很少有这种感觉,现在又一次体会到,让他心里有些疑惑还有些烦躁。


越来越接近子时,卡卡西的灵魂居然渐渐脱离了肉体,飘浮在空中,但他的灵魂依然说着。看着卡卡西的灵魂,死神想上前拉住他,但又想到自己说过不会主动管他,便又继续坐着。


“唉...”卡卡西轻叹一口气,露出暖人,却又悲伤的微笑,飘浮着靠近死神。他抬手触碰死神死神没有拒绝,他便将死神的衣帽拉下。帽下,是一张英俊的脸,但骇人的是,死神的右脸上尽是伤痕,表情冷漠,眼中却透着疑惑。


卡卡西微笑着,却又流下眼泪,说:“带土....最后,你还是不愿叫我的名字吗?”


“带土”这个名字像电流般窜过死神的未跳动的心脏,令他瞪大双眼,嘴唇轻启震惊地无法言语。


带土....带土....这是他很久以前未成为死神时的名字。但死神不需要名字,也不需要感情,他便把他以前的记忆全部封存。现在,从卡卡西口中听见,记忆又像决堤的洪流奔涌回来。他想,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对卡卡西的执念这么感兴趣,甚至愿意打破规则给卡卡西多余的一个月时间。因为,他们是故人,而且,他......爱卡卡西....


子时到了,卡卡西的灵魂变得透明,从腿部开始化成细小的光点散开。死神...不,是带土回过神,着急伸手想抓住卡卡西,但在接触到卡卡西时,卡卡西被触碰的位置又快速化为光点散开。


“不要!”带土叫道,想碰卡卡西,却又怕这样会加速卡卡西的消失。他成为死神从未遇见过这种情况,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喂!哭包,你又流泪了...”卡卡西温和地说。带土这才发现有晶莹的液体从眼中流出,划过脸颊。这具没有感情的身体,居然还会流泪。


“要说....再见了...”卡卡西靠近带土,用最后的力气在带土的唇上落下浅浅一吻,彻底化为光点散开。


“卡....卡卡西!”带土伸手想抓住光点,光点却从他的指缝间逃脱消失。


“不!不会的!卡卡西.....”带土颤抖着身子,又转头看见床上没有灵魂的身体。他缓缓移动脚步走到床边,伸手想要拥抱卡卡西。


穿过去了....他没法碰到卡卡西的肉体了。时间已经过了子时,没有灵魂的肉体他是无法触碰的。无论他怎么努力拥抱,怀中依然是空虚。


“不要...”带土瘫坐在地上,眼泪不断涌出,他抬头向上望着,眼睛满是空洞,嘴里不停念着:“卡卡西....卡卡西....”






-----------------------------------------end----------------------------------------------


不作不死,土哥一直没明白

2014-08-04 热度-17 带卡
转载自: STK十八年

评论

热度(17)

  1. 子玖STK十八年 转载了此文字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