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玖  

在故事开始之前

药盒:

*完结,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水门班三人组的一天,带土视角,无法避免的轻微带卡琳三角,慎。


*信我,我是想写仔带卡啦,但是果然不好意思打带卡tag_(:3ゝ∠)_。




带土含着老人给的水果糖跑到他们班常去的演习场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他左右张望了一下,也许是因为休息日,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连卡卡西都不在。


每当他在休息日来这里练习的时候,永远能看到卡卡西已经站在那里,用令人讨厌的背影或者眼神迎接他,然后两人要照例吵一会儿架,再各自不愉快地开始练习。


肯定是偷懒了!等会看见他一定要好好嘲笑他。


这样愉快地想着,带土走到最近的一棵树下坐下来,如同往常一样掏出眼药水。他抬起头,将瓶口对准眼睛,视线中的这棵树实在是枝繁叶茂,将阳光都严严实实的挡住了。




“啧。”


突兀的声音响起,这让带土手一哆嗦,眼药水就滴在了脸上,然后他看见一颗白绒绒的脑袋从树叶间探出来,用再熟悉不过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卡卡西!


当这三个字从带土的脑海里冒出来时,他的身体已经快于大脑使他跳了起来,防风镜也从腿上“啪嗒”滑落在地。带土仰着头,虽然这个姿势令他看起来没什么气势,但并不妨碍他的怒气。


“卡卡西,你故意的吧!”


一定是故意躲在那里的,就像平常在他赶去集合的路上安放陷阱一样,为了让他出丑。带土斩钉截铁地想到。




卡卡西哼了一声,从树上利落的翻下来,落在他几步远的地方。


“我才没那么无聊,是你太迟钝了。”


还没等带土开口反驳,他弯下身,捡起了一个东西。


是一枚苦无。


卡卡西转动着捡起的苦无,指了指不远处木桩和四周,那里也散落着几枚手里剑和苦无,在半升的太阳的照射下,金属的表面反射着细碎的光,而已经有些斑驳的木桩上也有新痕,若是仔细观察,并不难发现已经有人在此处练习过一段时间了。


“观察力也很糟糕。”


“嘛,胆子还小。”


来自旗木卡卡西的嘲讽X3,并成功激怒了宇智波带土。




带土向前走了几步,两人都站在地上的时候,他比卡卡西要高出半个头,所以卡卡西不得不微微抬起头看他。


“戴着面罩都不能堵住你的嘴吗?!”




他和卡卡西从彼此对视的第一眼起就开始看对方不顺眼,以为从忍者学校毕业后就可以减少看见这张脸这个人,可是在他还来不及为三人小组第二人的名字是琳而激动时,就听到卡卡西的名字。




是的,他讨厌卡卡西。


非常非常,特别特别的讨厌。


大概卡卡西也一样讨厌他吧,虽然他也曾经想和卡卡西好好相处。


卡卡西永远比他出色,明明年纪小他一岁,却和他同级,当他连下忍都还不是的时候,刚从忍者学校毕业一年的卡卡西就成为了中忍。而出身精英辈出的宇智波族的自己,却是个糟糕的吊车尾。甚至就连他喜欢的女孩子都喜欢卡卡西。


他不甘心。




“那只是因为我写轮眼没开眼,等我开眼的话,一定会超越你的!”少年的脸因为生气而有些发红,那双又黑又圆的眼睛看着卡卡西。


卡卡西停下转动苦无的手,退后几步,当然这不会是因为被带土的身高所压制,更不会是因为被带土的气势所吓退。


“你总怎么说,但是即使没开眼的宇智波,也应该是出色的精英才对。你连忍者基本的素质都没有,还爱哭,即使有了写轮眼,也不会是优秀的忍者。”


“有空和我争吵的话,不如抓紧时间练习,不要在任务中成为队友的累赘。”


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理带土,结束了这场没什么新意的,简直都会背了的争吵,自顾自地转过身,向木桩走去。




带土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即使不愿意承认,卡卡西也并没有说错。他咬着牙齿看着卡卡西的背影,眼眶周围开始发红,身体也微微颤抖。一枚树叶落在他的肩膀上,还没来得及停留就被抖落在地。


带土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将泪水硬生生地憋回去,然后回头把防风镜捡起,跑向了相反的方向。某个已经在少年心中生根发芽了许久的念头,向成为大树又成功迈进了一步。


总有一天,一定要超过他!






小小的火苗忽地一声熄灭了。


带土弯着腰,手撑在膝盖上喘着气。大热天练火遁实在不是件明智和令人愉快的事情,简直像是要把自己先烧起来了。


果然火遁还是太阳下山后去南贺川练习吧。




带土一屁股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早上老人给的糖果放进嘴里,是甜甜的红豆味。


整个人安静下来后,其他属于外界的声音就会逐渐清晰。于是苦无和手里剑击在木桩上所发出“笃笃笃”地声音,在空荡的演习场上,一声声地传入了带土的耳朵里。




他转过头望向卡卡西的方向,只看见对方的背影。小小的,还不及木桩的一半高,那头银色的头发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带土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被晃花了。


笨蛋卡卡西!


带土偏着头看了一会儿,对方专注地练习着,似乎对带土的视线毫无所觉。于是不怀好意的念头开始在他的脑海里升起,如同不断注水的水杯,很快就满了出来。


他戴起防风镜,吞下口里的红豆软糖,自从在中忍考试里被糖呛到后,他被卡卡西拿这件事嘲笑了一个月,然后蹑手蹑脚地向卡卡西的方向走去。




哼,警惕性也不怎么样嘛!


快要靠近目标了,而卡卡西并没有感到不对。就差一点点了,带土认真地看着对方的背影,计算着两人的距离,慢慢地抬起了左脚。


咔。


然后落在了半插在土里的苦无上。




卡卡西停下手,他手里还握着一枚手里剑,快速地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略显惊慌的带土。


“吊车……”


“尾”字还没出口,就见带土一把扑过来。他下意识的用手臂去挡,但是卡卡西虽然在忍术上比带土出色许多,但是单论身高和体力,却还是不及带土。


两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手里剑脱手滑了出去,卡卡西被带土压在下面,这一下撞的他背部生疼,眼前一花。他立刻伸手去抓带土的肩膀,带土自然也不会跟他客气,毫不留情地将他往下按。


“你也挺迟钝的嘛,笨蛋卡卡西!”如果不是我没注意到苦无的话,当然这句话带土是不会说出来的,只是将刚才卡卡西嘲讽他的话语毫不客气地还了回去。


说完,两人停下来喘着气,恶狠狠地望着对方,卡卡西额前的银色头发因为刚才的练习和挣扎,已经被汗水彻底沾湿了。眉头皱着,那双下垂的死鱼眼这时候因为生气而睁大,看起来年龄更小了。


“幼稚。”


于是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两人在演习场上毫无技巧地肉搏,打的如火如荼,满身尘土,又拿对方没有办法,完全没注意到太阳已经升到了正午。


所以当野原琳带着三份便当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乱七八糟的景象,她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卡卡西,带土。”


两个人一僵,维持着你抓我,我揪你的姿势,同时停了下来。




是琳。


琳是名医疗忍者,所以大多数时候并不同两人一起来演习场训练,而是学习医疗相关的专业知识,但是正午的时候会来给他们送便当。




野原琳将便当放在一边,走过去微微弯腰看着他们,无奈地说:“又吵架了啊。”


带土与卡卡西对视一眼,卡卡西此时已经恢复了面无表情,但是一只手却还紧紧地握着带土的右胳膊,不动声色地使劲儿抓的他骨头都疼。碍于琳在场,带土哼了哼,只能不甘不愿地起身,卡卡西配合地松开了手。




琳笑了一下,伸手将带土拉起来。


琳的手很温暖,笑容总是很温柔,带土有些脸红。




“抱歉,今天来的迟了点。”


琳将另一只手伸向卡卡西。卡卡西似乎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伸手握住了琳的手站起来。


“谢了。”卡卡西扯了扯有些松的面罩,然后说到。


带土哼了一声,卡卡西暼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好啦,不要吵了。”琳无奈地看着他们两人,又担忧地问,“没有受伤吧?”


她先看了看卡卡西,卡卡西摇了摇头,琳松了口气。


琳果然比较喜欢卡卡西呢。带土酸酸地想。当琳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当然不会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示弱。


“当然没有啦!”这样说着,带土不自在地伸出右手挠了挠头。但是他忘记了这是被卡卡西重点关照过的部位。


所以当琳握住他的胳膊,用治愈术给他疗伤的时候,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事的琳,只是小,小伤而已。”


说着,他下意识地看向卡卡西。对方站在一边,抱着胳膊看着他,背着太阳,带土看不大清楚他的表情。


琳抬起头,严肃地看着他,说:“带土,你总是逞强。”


“这样太令人担心了。”


琳真是太好了,他想。




“好了。”琳双手一拍,站了起来,“那么……”


琳做了一个两手相勾,看起来像握手的姿势,笑着看向两人。


“琳!”带土叫道。


“不行哦,带土。卡卡西也不能拒绝。”




只是为了让琳开心而已。带土这样说服自己站起来,走到卡卡西面前。这时候他看清了卡卡西的表情,果然还是冷淡的样子,但是眼神不像刚才那样凶巴巴的。卡卡西的眼睛很黑,加上眼角下垂的样子,甚至看起来像一只小狗。


我在想什么鬼啊!


带土将手在衣角上蹭了蹭,不甘不愿地向卡卡西伸出手指。


卡卡西放下胳膊,勾住带土的手指。和他的眼睛相反,卡卡西的手很白,但是不像琳一样柔软,上面有训练留下薄茧,和未好的小伤口。




和解之印。


如果能有真正和解的一天就好了。


当两人手分开时,他的脑海里又冒出了古怪的念头。






“哎,哎!”带土眨了眨眼。


在三个人坐在树下吃完便当后,琳提出一起去神社的请求。


“去许愿吗?”能和琳多相处的机会,带土当然不会有意见了。


“是啊。”琳点头,然后转头看着卡卡西,眼睛里满是期待,“一起去吧。”




卡卡西似乎在思考,没有马上回答。


带土在心里默默想,这家伙不要答应,待在这里最好了,这样他就能和琳独处一会儿了。


卡卡西摇了摇头,说:“我不去了。”


“这样啊。”琳露出了失落的表情,虽然一瞬间后这个表情就继续被笑容取代了,“是还要在这里练习吗?”


“嗯。”


“那么,我就和带土去了。”




三个人收拾了吃完的便当后,带土和琳自然结伴去神社。


看在他没有一起来的份上,下次就和卡卡西少吵一次架好了。带土开心的走在琳的边上,这样想着。


然后他下意识地转过头。


卡卡西拿起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总是不离身的查克拉刀。树的阴影将他完全罩住,只有终于挤过茂密树叶的几缕阳光落在他的身上。风起他的头发和衣服,也吹的他身上的阳光斑驳地晃动着。


刚刚还欣喜的心情莫名的逐渐消退。


什么啊,带土想。


他停下脚步,琳也奇怪的停下来。而卡卡西也正好转过头,两个人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最后带土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中向他跑去,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卡卡西一个踉跄,差点歪到带土的身上。


“你干什么?”


“呃,这个,我……”


“放手。”卡卡西挣开他的手,挑着眉毛看他,“东西忘记拿了?”


“不是!”


“带土,怎么了。”琳站在原地,向他喊到。


“我可不是看你一个人,只是琳想和你一起而已。”带土压低声音向他说完这句,一把抓过卡卡西的手,连拖带拉的跑向琳。




啊啊啊啊!我发什么神经啊,为什么要去拉卡卡西啊!


直到站在神社祭堂前,他都在心里不断抱怨刚才做的傻事。


但是琳自然是开心的,琳开心就好。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祭堂里没有其他人,琳走在最前面,她将一枚硬币小心翼翼地放进善款箱,这是祈祷的程序之一。带土在第二个,他摸了摸裤子的左边口袋,那是他平日里放零钱的地方。


那里空空如也。


带土这才想起来,昨天洗衣服的时候,他将零钱放在了桌子上。


琳已经放好了硬币,又往前走了几步,留出两个人的位置,闭上眼睛开始祈祷,所以她并没有察觉到不对。带土可不想一天在自己喜欢的女孩子面前丢两次人。




正当他手足无措的时候,一声嗤笑声从他背后传来。


卡卡西!


带土转过身,卡卡西站在他身后,懒洋洋地看着他,又看看善款箱。


所以果然不应该拉卡卡西来,这家伙只会看他笑话。不过……他应该有带硬币吧?


那也没用吧,带土马上打断了这个念头,卡卡西不嘲笑他就是奇迹了。




“卡卡西,带土,怎么了。”


大概是停留太久了,琳的声音从边上传来,带土的身体一僵,他转头努力做出不太尴尬的表情,对琳说:“不,没什么,稍等一下。”


琳见不是带土和卡卡西又闹矛盾,也不着急,就放心的点点头。




只能找卡卡西试试了。


带土回头看着卡卡西,吞了吞口水,努力组织了下语言。当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就见卡卡西伸出握着的左手,手摊开后,里面是两枚已经有些旧了的硬币。


但是这两枚硬币在带土的眼里简直闪闪发光,不,连卡卡西都是闪闪发光的。




他拿过其中一枚硬币,不好意思的对卡卡西说:“谢,谢谢。”


为了不让琳听到,说这话的时候他弯下身,凑到卡卡西的耳边压低声音。卡卡西翘起的头发戳到他的脸上,有些痒。


卡卡西偏了偏头,没有回答,自顾自的将另一枚硬币投入善款箱。这个时候的带土心里只有感激,当然不会生气。




三个人闭上眼开始祈祷。


要祈祷什么呢,带土想。


想当上火影。


想和琳在一起。


想赶快开眼,然后超过卡卡西。


想实现的愿望太多了,一下子许这么多,会不会因为太贪心而实现不了。


还是先许一个吧!可是许哪一个呢,带土在心里纠结起来。




想当上火影,可是火影应该比任何人都强,他却连卡卡西都打不过。想和琳在一起,可是琳喜欢的是卡卡西,而且琳为什么要喜欢连卡卡西都比不过的自己呢。


翻来覆去地想了半天,卡卡西,到最后他脑海里只剩下这三个字了。


带土感觉被自己的逻辑说服了,将双手一合,就这么决定了,先超过卡卡西。这样他就能保护琳了,嗯,再带上被他超过后的卡卡西吧!


祈祷完,带土松了口气。他睁开眼,才发现卡卡西和琳已经祈祷好了,正一左一右盯着他看,这让他有些脸红。




三个人向外走去,他开始好奇起来,卡卡西和琳,会祈祷些什么呢。琳他是不好意思问的,那么,卡卡西呢?


所以他蹭到了卡卡西边上,一副鬼鬼祟祟欲言又止的模样,问卡卡西“你祈祷了什么?”


卡卡西毫不犹豫地回答了他:“为什么要告诉你。”


“好奇啊!”


琳也感兴趣的看着卡卡西。


卡卡西习惯地扯了下面罩,说:“在这之前,你似乎应该先说你所祈祷的是什么。”


带土面露迟疑,想到自己的愿望,这种要超过对方的话,似乎不好对着本人说吧,何况卡卡西刚刚还帮了自己。


卡卡西见他不回答,也不追问,继续向神社外走去。




“好啦,告诉你了。”带土追上去,哼哼唧唧的说,“就是赶紧开眼超过你!”


“等我超过了!就……”他看了看边上笑着的琳,没说出口,“顺便也会保护你的啦。”


“果然是吊车尾。”


因为刚才硬币的事,听到这样的话,带土没有像往常一样跳起来吵回去。


“好了,这回该你说了吧!”




卡卡西停下脚步,看着他和琳期待的神情。带土感觉他似乎笑了一下,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又什么也没有。


“笨蛋,不知道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被耍了。


带土终于没忍住,他呜哩哇啦地叫起来,扑向卡卡西。而卡卡西这次没有中招,他向边上一闪,避开了带土的人体袭击。


“笨蛋。”


“你才是笨蛋!”


“你们两别在神社吵闹啊。”


所以说,最讨厌卡卡西了。




祭堂外悬着的麻绳上,垂挂的风铃晃来荡去,发出清脆的声响,连同美好的祈祷与心愿,被他们一起留在身后。


此时的三人,对未来一无所知,充满期待。




END



评论

热度(6)

  1. 子玖药盒 转载了此文字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