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玖  

真·木叶忍村的日常 【六道来袭】

小黑屋:

平静的木叶突然来了一位老人,他着白色长袍黑色长靴,一头整圆一头半圆的拐杖别在身后,几个黑色的球体在身后飘着。木叶的大门从不关闭,委托人或者游人旅客都可以进入。老人在村子里逛了逛就逛到了宇智波一族的自治街区。在公共街区还好,毕竟各国游人都有打扮怪异的大家也就看两眼就过去了。


但是宇智波自治街区就不一样了。宇智波一族的族人自我防御心理都极强,就算是木叶村的人,都没有几个人敢大摇大摆的到宇智波的自治街区乱逛,更别说是外村人了。从老人进去到街区开始,盯着他的眼神就一直没断过。


 


老人终于在一家豆皮寿司店门口停下了,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快步走到了店里。


 


“欢迎光……呃……?”店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人奇怪的举动打断了。


 


老人走到一个黑长直配一个黑长炸的餐桌边说:“你,和你,都是我的儿子。”


 


柱间发誓,如果斑不是嘴里嚼着、手里还拿着豆皮寿司早就揍他了。


 


…………


 


现在八双眼睛盯着这个老头,两双是老头一口咬定的“儿子们”,另外两双是“儿子们”的弟弟们。


 


“斑哥哥,这老头到底是谁啊?”因为老人咬定“儿子们”不放松,斑和柱间总不能把一个一直嚷嚷着说是他们爸爸的人扔街上,所以就把他带回来了。


 


“放尊重点,小子,老夫是大筒木羽衣,也是六道仙人,是他们两个的爸爸。”


 


“谁两?”


 


“他,”六道指着斑,“还有他。”又指了指柱间。


 


“原来斑哥哥一直在骗我,斑哥哥是抱养的或者我是抱养的,我们根本不是兄弟!”


“什么啊泉奈!别听他胡说好不好!”


“原来大哥是抱养的,我就说父亲当初也太能生了。”


“我应该是亲生的啊……”


一点都看不出来这四个是年龄加起来几百岁的人。


 


“老夫又没说他俩是我亲生的,他们都是我俩儿子的转世。”六道捋捋胡子继续解释,“我大儿子名叫因陀罗,现在的宇智波一族都是他的后代,小儿子名叫阿修罗,现在的千手一族就是阿修罗的后代。”


 


听了六道仙人的话,四位祖宗稍微安静了一点。


 


“我还觉得他的脑子有问题。”趁着四个人围在一起的时候扉间小声的说出自己的看法。


“别这说老人家嘛,或许他只是走丢了想要个住处呢。”柱间从不同意弟弟的看法。


“那就是脑子有问题的走丢老人。”泉奈整合大家的看法。


“绝,把带土叫来。”斑听取泉奈的看法然后行动。


 


等到带土风风火火的从晓的聚点赶回宇智波家的时候斑指着白头发的老爷爷说:“他就交给你了。”顿时带土就是一副“族长你玩我呢吧”的表情。


 


既然要把六道仙人留在这里那就要有个人负责照顾他。斑没有照顾人的耐心,况且还是个不认识的人,他也舍不得让泉奈照顾老人,毕竟照顾老人挺麻烦的。柱间其实挺合适的,但是要柱间照顾六道仙人的话那谁陪斑修炼呢?所以四人中最合适、也最让其他三人豁的出去的人就是扉间了,但是扉间要照顾泉奈,所以他逃过一劫,可喜可贺。


 


“你不是很喜欢帮助老人吗?”意思就是你不来谁来啊?看着斑一副“我不想听见否定答案”的脸,带土为了自己安全着想还是答应了下来。


 


“那个,我叫带土。”等带土说完“好”字之后,斑就把带土和六道仙人请出了自己家。当然,对老人是请,对带土是扔,后人就是用来卖的,这句话在斑和带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你可以叫老夫六道仙人。”既然自己“儿子”安排这个人照顾他,那六道也就跟着带土走了。


 


“六道仙人不是传说创造所有忍术的人吗?要是活到现在也得几千、几万岁了吧。”果然泉奈爷爷说的没错,这个老人脑袋有问题。


“吾乃建立安宁秩序之人,老夫创造的不是忍术,是忍宗。”


 


“虽然不太明白,但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说着两人已经到带土家。


 


宇智波镜喜欢安静,所以等止水长大了就让他住到原来他跟父母一起的住处,等带土回到木叶了止水就跟带土一起住。但是带土经常在晓,所以大多数还是止水一个人住,比如现在。


 


“止水他出任务要晚上才能会来。好像鼬要带佐助和鸣人一起来吃晚饭,待会准备准备。”安顿好六道仙人,带土就开始操心晚饭的问题了,因为只要带土回来晚饭就是他负责。


 


“带土,为什么这个时代这么和平?”现在的发展跟他预想的不太一样。


 


“能不和平吗?要是你现在告诉斑,就是你儿子,只有消灭其他四大国才能保护他弟弟他现在就敢去发动战争。”


 


“难道他没看那块石板吗?”


 


“石板?应该是看了吧。”


 


“那你们没有轮回眼吗?斑没有轮回眼吗?他没有和柱间战斗吗?”


 


“轮回眼有啊,给长门了。他俩经常打架,而且打的很认真呢。”


 


“眼睛给别人了?”这是时代的发展让六道老爷爷越来越不能理解了。


 


“那可是他宝贝弟弟的眼睛,怎么可能用那双眼睛作实验,是偶然出现了一双轮回眼,斑嫌它看着晕,后来把它给长门。”长门没有宇智波的血统发挥不了眼睛的真正力量,这都还在斑的控制范围内,所以也就交给长门了。“六道爷爷您是怎么到木叶来的啊?”一来二去已经被老头套走好多信息了,不能再被他带着走了。


 


“老夫是来找儿子们的。”既然你这么乖,我问什么你答什么那我就礼尚往来吧,六道仙人捋捋胡子这么想着。


 


“是族长和初代目大人?”


 


“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也就是因陀罗和阿修罗。”


 


“你们一家都出来溜达了吗?”


 


带土刚想再吐槽一下就听见玄关有声音,“呼……我回来了!唉?哥你怎么回来了?”一看止水就是紧赶慢赶赶回来的。


 


“族长叫我回来的,而且我还带了客人回来。这位是六道爷爷。”带土给止水倒了水,让他先歇歇。


 


“哦,您好,我叫止水,请多指教。”


 


“嗯,彼此彼此”


 


“打扰了止水哥,咦?带土叔叔你也在啊。”


“打扰了,止水哥好,土叔好。”


“我也来打扰了的吧哟,止水哥好,带土叔好。”正好,小团扇兄弟和鸣人也来了。


 


“明明我和止水是兄弟,叫他哥哥干嘛叫我叔叔啊!给我叫哥哥!”


 


………………


 


因为带土回来了,斑和柱间就到晓坐镇,扉间就带泉奈去吃丸子了。扉间放下手里的茶杯打算聊一下六道仙人的问题,“听说昨天鼬和佐助也看到那个老头了?”


 


“还说那个老头呢,”泉奈放下手里的丸子打算好好跟扉间八卦一下,“昨天那个老头看见佐助鸣人,他也指着他俩说是他儿子,佐助本来就对自己竟然不是我的后代这件事表示怀疑,现在就更怀疑了。要不是后来鼬和鸣人都看着他,没准就要离家出走了。”


 


“果然放着不管不行,到处抢别人儿子很容易造成事故的。”扉间皱皱眉,没办法他就是爱操心老妈子的命。


 


“带土说他是来找他的亲生儿子因陀罗和阿修罗的。不过这些不都是传说吗?要是真的话那个老头和他儿子都多大了,不得长成人精了?老板……”泉奈消灭了一盘丸子准备再要一碟。


 


“嗯?泉奈你看那两个人。”泉奈和扉间面对面的坐,泉奈背向大门,扉间瞥了一下街上看发现了什么。


 


“嗯?……唉?那个衣服不是……?”泉奈转过身就看到街上非常显眼的两个人。


 


“哥哥你要不要章鱼烧?”短发的男人看着摊子上的章鱼烧询问着身边的长发的男人。


 


“要吃你自己吃。”长发的男人好像没什么兴趣,转过身等着。短发的男人拿到章鱼烧戳起了一吹了吹,等不那么烫他叫了长发的男人,“哥哥。”


 


“什……唔……”听到身后的弟弟叫他,他转过身嘴刚张开就被短发的男人塞了一个章鱼烧。“阿修罗!”等长发的男人咽下章鱼烧叫出短发男人的名字。


 


“嘿嘿~哥哥你也尝一下嘛。”短发的男人笑的灿烂。“好不好吃?哥哥。”


 


“唔,嗯。”长发的男人先是皱了皱眉,但是还是给出肯定的答案。


 


“那还要不要?”


 


“嗯。”这下被叫作阿修罗的男人笑的更灿烂了。


 


“你觉不觉得这个相处模式有各种即视感啊?”


 


“有,而且他叫他阿修罗。”从看见穿跟六道仙人类似服装的阿修罗和他哥哥的时候,扉间就和泉奈一路跟着他们。看着兄弟俩的相处模式,脑内总是不禁浮现出了四个人影,果然那个老头不是乱认儿子的。


 


跟了半天,泉奈和扉间就更加确定这两个人一定和那个老头有关系了,“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一下。”绕了木叶大半天,哥俩把能吃能玩的都逛了个遍,现在不过去搭话没准俩人就要离开木叶了。


 


“嗯?什么事?”


 


“请问你们认识六道仙人,也就是大筒木羽衣吗?”如果搁在普通人身上,那他一定会认为宇智波族长的弟弟和二代目火影脑子有病了。


 


“你们是谁?怎么知道老头子的名字的?难道是他派你们来找我们的?我和因陀罗才独处了几天啊!”扉间只说出六道仙人的名字,弟弟阿修罗就把所有扉间想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啊,脑内的人影越来清晰了,扉间和泉奈想着。


 


“笨蛋。”看着弟弟一听到父亲的名字就抓狂的样子,哥哥因陀罗轻轻吐出两个字。


 


“老头子先拜托给你们好不好,等我和因陀罗玩够了就过去接他,把地址告诉我吧。作为报答,你想要什么?尾兽什么的也没问题哟~。”阿修罗被说完笨蛋之后就勾过扉间的肩膀开始威逼利诱。


 


“他现在在宇智波一族的带土和止水家,报答就不用,现在……还什么都不缺。”扉间翻翻白眼,果然跟大哥和鸣人很像啊,要说想要的,泉奈还是靠他自己搞定吧。


 


“你是?”也许血缘的关系,因陀罗注意了泉奈。


 


“我是宇智波一族的族人,叫做泉奈。”


 


“你的眼睛?”


 


“我跟哥哥换了眼睛,现在这双眼睛已经没有那么强的瞳力了。”既然是他的祖先,又是斑前世而且他跟斑真的很像,泉奈自然也就如实的说了,况且能给斑光明泉奈觉得是很自豪的事,不能再用万花筒又有什么的呢。


 


“嗯。”因陀罗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那老头子就拜托你们了。”阿修罗放开扉间走到因陀罗身边顺手搂过他的腰两个人就消失在街上了。


 


“如果不是刚才叫住他们的话,我可没自信能追上他们。你呢?忍界最快?”


 


“有标记就可以。”


 


“在他们身上留标记了?”


 


“没有。”


 


“切。”


 


“已经决定要叫住他们干吗还留标记啊。”扉间好像知道为什么六道仙人不说他和泉奈是他儿子了,相处模式不太对。


 


………………


 


那时。


 


“斑,石板上怎么说?”


 


“大概就是相斥的两种力量同心协力的话就能得到真正的幸福吧,好像通过其他方式也可以……”


 


“得到幸福吗?……那么斑,我们在一起吧!”


 


“你说什么?”斑觉得,别看柱间穿的挺土的,但是思想却是不一般的超前。


 


“就是,我们结婚啊,这样我们就能同心协力了!”柱间正愁怎么跟斑说这个事情呢,没想到这个石板帮了他。


 


“这根我们结不结婚有什么关系啊?”


 


“斑,你想保护好泉奈吗?”


 


“废话,我做这么多都是为了什么?”


 


“只要我们结婚就能保护好泉奈啦,你看石板也是这么写的!”


 


“好……好吧。”斑自认为他虽然不是绝顶的聪明但是也不那么笨,但偏偏每次都被柱间绕进去。


 


斑并不是对柱间没感觉,他和柱间从开始的对立到现在的联合有多不容易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只是他身为一个弟控一想到弟弟泉奈将会面临怎样的危险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不过既然石板说他和柱间在一起就能保护好泉奈这么两全其美的事情又何乐而不为呢。


 


“柱间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这个角度绝对完美的没话说!”


 


“好,九尾!尾兽玉!”


 


“木遁!我弹!”


 


柱间的木遁把斑的通灵兽九尾发出的尾兽玉托了出去,尾兽玉被木遁改变了轨迹擦着山谷上面的地面划出,在远处的水面炸开。远处的水顺着尾兽玉制造的轨迹流到山谷中,顷刻间一个瀑布形成了。


 


“好了,那么就麻烦你了,就用两边的岩石雕我和斑的雕像吧。”柱间拍了拍已经被他俩的刚才的举动吓傻了的雕刻师。


 


“呃……好,初代目大人,那要什么姿势的呢?”半天雕刻师才缓过神来。


 


“嗯,就和解之印这样的。”说着,柱间勾起斑的手指,作出和解之印的手势。


 


“不太行啊,初代目大人,这样手臂就会阻断水流,以后手臂会被流水冲刷掉的。”雕刻师不是有意否定柱间的想法,只是考虑到以后雕像就没有手了好像不太好吧。


 


“怎么这样啊……”想法被否定,柱间又开始消沉了。


 


“那就雕对立之印。”


 


“不行!我不要再跟斑对立了!”听到斑的想法,柱间有些激动,本来是为了联合加结婚才要雕像纪念的,但是为什么还要雕对立之印的姿势。


 


“这样对立就都在两个不会动的雕像身上了,我们就不用再对立了啊。”斑说的风轻云淡,但是柱间听来却是斑对他的第一次告白。



评论

热度(65)

©子玖 Powered by LOFTER